一名男子偷偷开走一辆装满煤气包的货车,在逃跑过程中撞伤一名环卫工,并发生侧翻,三十只煤气罐满地滚。民警和保安赶到后,男子竟一脚踢断保安的右腿(详见快报昨天A7版报道)。记者昨天了解到,肇事男子已经被关押进下关区看守所,目前警方已经委托相关机构对他做精神病鉴定。

  肇事男子思维混乱

  “一个晚上什么话都不说,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异常。”昨天下午,记者从参与调查的一位知情者处获悉,事发后,最初大家以为是交通事故,所以报到了交警大队,但交警大队接手调查后,发现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于是,当天晚上嫌疑人又被移送派出所,由派出所按照刑事程序进行调查。

  知情者表示,嫌疑人被带到派出所后,不论民警怎么问,男子就是一言不发。“神志明显与正常人不一样,民警问他是哪里人,他摇头晃脑了大半天,竟称自己是中国人!”一直到昨天凌晨,男子似乎才开始有点意识,眼睛看起来也有点精神了,但在民警询问时,他依然思维混乱,前言不搭后语。

  “你为什么偷开人家的车子?”民警问。“不知道。”男子答。

  “你知道撞人了吗?你知道开的是什么车子吗?”民警问。“不知道。哈哈,好玩好玩。”男子回答。

  据知情者透露,由于男子语无伦次,笔录多次被打断,正因为如此,他自称的安徽人、无业等信息是否真实,也需要进一步考证。

  从初步观察的情况,警方推断他有精神病征兆。于是,警方昨天依法申请为他进行精神病鉴定,“去外地某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到现在还没赶回来,具体结果要到明天才能知道。”

  涉嫌危害公共安全被拘

  据悉,当时事发后,涉案男子究竟触犯了什么法律,争议很大,市民也发表了种种看法。但记者从下关警方获悉,目前涉案男子刑拘的理由,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偷开的车子是运送液化气罐的危险品车子,且驾车发生事故,造成翻车,液化气罐滚了一地。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推测,这种危险性应该是预知的,也对不特定群体造成了极大威胁。很显然,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相关构成条件。”警方表示,目前的拘留理由也是初步确定,“真正到公诉时是以什么罪名,那还要看调查情况而定。”

  据记者了解,被肇事男子踢伤的保安陶先生右侧大腿骨骨折,医生称他的伤势不轻,即使右腿经过治疗得以好转,但很难恢复到他未受伤时的状态。另外,被车子撞伤的女环卫工颅内出血,锁骨骨折,伤势较重,目前医院正在积极治疗,看来并无生命危险。

  快报记者 顾元森 田雪亭

电白警方抓获两名疑犯

  新快报讯 (记者 陈海生 通讯员 朱辉 郑伟儒)在村里看戏时,因戏台下人潮拥挤发生碰撞,不料回家路上,竟遭对方报复,被殴打致死。10月5日,茂名电白县博贺镇龙山那尾村,一村民遭此横祸。当地警方介入后,仅用6天时间就成功将此案破获,并抓获两名疑犯。

  据当地警方介绍,事发当晚11时许,受害人李术在博贺镇龙山那尾村看戏时,与疑凶高年某发生碰撞。高年某怀恨在心,立即打电话纠集高春某、高泗某、高威某、高辉某、高江某等人过来。11时15分,李术在回家途中被高年某、高辉某、高江某拦截并拉到附近居民屋后进行殴打。几分钟后,高春某、高泗某、高威某等3人也赶到案发现场对李术进行殴打,其中高春某拾起一根木棍朝着李术的头部狠狠地打下去,木棍当即断为两截,李术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作案后,几名疑凶快速逃离现场。李术被亲戚送往龙山卫生院救治,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电白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侦查。10月11日下午5时,专案组将疑凶高春某抓获,当晚8时,高泗某也被抓获。目前,两名疑凶已被刑拘,电白警方正加紧缉拿其余在逃案犯。

本报讯(记者付中通讯员 杨清惠)记者上午从市一中院获悉,冒充残疾少女装神弄鬼诈骗钱财的刘安童,因诈骗罪终审获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1万。

  刘安童谎称自己生于1988年12月 (实为1971年12月23日),是个身体残疾、患有白血病的孤儿,后在内蒙古被好心人田妈妈收养,非常热爱音乐和创作歌曲,为了挣钱治病,一直在北京的地下通道或天桥下卖唱。

  2003年至2006年间,刘安童“身残志坚”的经历先后被多家媒体报道,许多人因此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2006年5月1日至2006年9月间,刘安童和张某(另案处理)在北京租房时,结识了同住一个出租房的小艾等室友,小艾等室友听信刘安童是孤儿的谎言,经常帮助她,刘安童认他们为哥哥、姐姐。

  2006年4月中旬的一天,刘安童说张某鬼附身,就请了“笔仙”。

  刘安童说现在是鬼门大开的时候,张某是鬼节出生的,所以很多阴间的鬼都是通过张某来找刘安童,由于刘安童是转世灵童,那些鬼想得到刘安童的血成仙,只有给刘安童办了护身符、护身卡才能封住鬼妖们的路。

  善良的小艾为了帮助刘安童,在银行取了1.2万元给刘安童做了护身符、护身卡,挂在刘安童脖子上。得逞后,刘安童又使用类似伎俩继续骗取小艾等室友钱财共计12.6万余元。

  刘安童在诉讼中称其没有骗取小艾等室友的钱财,可是面对小艾等证人的指责,无法辩白。

  法院审理认为,刘安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迷信手段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公民钱财,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刘安童诈骗数额12.6万余元,数额巨大,其诈骗所得的钱财均已挥霍,无法返还,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故依法做出上述判决。

本报讯 (记者 邱竹 实习生 朱堂宗) 花300元做几个假证和印章,就堂而皇之地做起了“央企的局长”,诈骗一女老板35万元“管理费”。这名67岁的天津骗子被受害人用计“钓”到宾馆、逼迫还钱,他自己拨打了110报警。昨日,他被高新区公安分局依法刑拘。

  “收管理费每年20万”

  据高新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办案民警介绍,去年8月,长寿区一女老板何某经熟人介绍,认识了任“中国路桥建筑第六工程局局长”的天津人宋林(化名),已67岁的宋林出手阔绰,俨然高干模样。

  在一次饭局中,宋表示如果拿他所在公司的资质去投标,一定没有问题,何某拿出20万元现金,拿到了“中国路桥建筑第六工程局分公司资质书”。宋又要求:每年缴20万元管理费用,随便你怎么接业务。何也一口答应。去年底,何再拿出15万元给宋,并承诺5万元余款2009年到账。

  他害怕了 拨110求助

  今年初,何某使用宋林的公司资质外接工程,不料被开发商发现资质有假,当即责令何某停工。

  “年底了,到重庆来耍嘛,顺便把欠的5万元尾款给你。”11月30日,何某“设计”邀约宋林到重庆。见面后,何某要宋林归还被骗走的35万元现金。12月5日,眼看自己无法脱身,宋林想到了警察,悄悄拨打110报警,高新区公安分局民警赶到后,发现这位“宋局长”身上仅有200多元钱。

  抓进公安分局还在装局长

  宋被民警带到高新区公安分局,还自称自己是央企局长,并称要通知总部来解决问题。民警调查发现,宋挎包内财务章、工程章以及工商局颁发的执照一应俱全,不过全是“假货”。而中国路桥建筑第六工程局已在2006年注销,所有相关资质均已作废,其网上还专门挂出声明,“不断有人假冒本公司名义在外骗取钱财,本公司已于2006年注销,特此声明。”

  在事实面前,宋终于交代:其印章、证书是花300元在天津购买的。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6岁幼童,花一样的童年,本应在校园里活蹦乱跳,但这样幼小的生命却在3年前的一声枪响之后戛然而止。2006年9月2日,文县中寨乡马营村三社村民徐怀安持枪杀害了住在同村的表侄强强(化名),之后,徐逃进深山密林。今年6月22日,案发后潜逃深山近3年的徐怀安,被文县公安机关抓获。12月8日,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文县公开审理了此案。

  邻里纠纷

  祸及6岁幼童

  2006年9月2日上午9时许,文县中寨乡马营村三社村民徐怀安,在往家中院内运土准备砌墙时,与既是邻居又是表亲的李刚(化名)因地界纠纷发生争吵,双方互用石头攻击对方,后被他人劝开。

  徐怀安回家后,取出藏匿于草楼中的火枪,去找李刚。他先在李刚家门口朝天放了一枪,又装上火药并加入大量的铅条,持枪向村口走去,行至村民刘某家房后时,遇到了李刚6岁的儿子强强,徐怀安将强强摔倒在地,开枪击中了强强的腰部,又用枪柄朝强强头部击打数下,而后持枪潜逃。强强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今年6月22日,经文县公安机关不懈追捕,在深山密林中藏匿了近3年的徐怀安终被抓获。8月,文县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对徐怀安提起公诉。

  行凶被告

  当庭两度表达悔意

  徐怀安落网后,本报记者前往文县公安局看守所对其进行了采访,谈及3年前的那个悲剧瞬间,41岁的徐怀安表情木然,不住叹息:“娃娃是无辜的,我对不起这个娃娃。”他说,事发后,他曾把火枪锯短了一半,并用枪口顶住下颚,试图自杀,但最终未能扣动扳机。

  12月8日上午,坐在被告席上的徐怀安,入狱已5个多月,精神状况比刚被捕时要好很多,看见记者还主动点头打招呼。法庭调查开始后,听力不佳的他向审判长示意说明,但当听到法庭提及案情,尚未被提问的徐怀安突然起立,用不完整的话语再次披露了自己事后试图自杀的细节,说他很后悔。在举证质证阶段,公诉人向法庭出示死者尸检报告时,徐怀安再次要求查看一下孩子受伤的照片。在最后陈述时,徐怀安表达了忏悔之意。

  受害人家属

  心灵创伤三年难愈

  8日上午8时,离开庭尚有半个多小时,受害人强强的父亲李刚和另两名家人便守在审判庭外,强强的母亲未到庭。此前,徐怀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发前,两家曾多次发生纠纷,对此李刚表示,除了事发前的一次争吵外,两家人之间从未发生过矛盾。

  3年前的一幕,至今让李刚伤痛不已。庭审中,几次问及强强遇害的情况,李刚都忍不住低头拭泪,难掩痛失爱子的悲怆。他说,事发后,听到爱子遇害的消息后他曾数次昏倒。3年来,他和妻子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沉溺在痛苦中难以自拔。家里的庄稼未耕未种,颗粒无收,夫妻俩也无心出外打工,一直靠左邻右舍的周济度日,家庭经济频临崩溃。

  法庭开庭时,李刚一并提出了民事赔偿诉讼。李刚要求徐怀安就儿子死亡后的损失及他们夫妻的经济损失等作出赔偿,法庭当庭进行了调解,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法庭辩论

  被害人是否枪击致命

  在法庭辩论阶段,被告的辩护律师提出,事发时,被害人强强的腹部受伤,出现了肠外溢的情形,辩护方认为此伤并非徐怀安枪击所造成。对此,公诉人指出,被告所使的自制火枪装满了火药和铅条,铅条的直径近1厘米。公诉人在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的照片中发现,被枪击中的门框,留下了一处直径约0.9厘米的铅条创口。在遭遇近距离的射击下,相比门框,年仅6岁的强强要脆弱得多。而这一点,也被本案法医出具的尸检报告所证实,死者强强的尸体有两处明显的弹道穿透性伤口。

  被告辩护人还提出,徐怀安被捕后,存在揭发他人犯罪的情况,属酌情从轻的条件。但公诉方指出,被告揭发他人犯罪,并未真正达到揭发犯罪的效果,经公安机关反复侦查核实,其提供的情况毫无价值。此外,被告从2006年案发逃逸,到2009年6月22日被抓获,3年间毫无投案自首之意,根据以上事实,公诉方认为被告没有任何法定的从轻条件。

  公诉方认为,被告徐怀安不听群众劝阻,枪杀了年仅6岁的幼童,面对遭枪击后奄奄一息的孩子,被告毫无怜悯之心、悔改之意,又用枪柄连续击打强强的头部,其手段残忍、性质极其恶劣,该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徐怀安的刑事责任。

  据悉,法庭将在对此案进一步审查后择日宣判。

  本报记者 鲁明

有个抢匪很奇怪,每次抢劫都只是5元、10元,绝不超过20元,你说他是心理有问题还是另有所图?嘿嘿,这人其实挺“聪明”。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因涉嫌抢劫罪,前日被警方刑事拘留。

  23日晚10时许,一辆出租车开到二环路东大路口时,本来有警察设卡检查,车还猛闪车灯。警察把车拦下,车上竟然飞奔出两人。第一人是出租车驾驶员,第二人却是准备抢这的哥的乘客。这位姓刘的的哥说,刚刚这个乘客上车坐在副驾上,突然左手口袋冒出枪的形状,并低声恶狠狠地说:“我才放出来的,扣响了就不好了。”一听对方要抢钱,刘师傅急中生智,见到前方设卡的警察,这才猛闪灯。但是警察也很快发现,这抢匪身上根本没枪,只不过用手做的形状。

  双桂路派出所警察在对这抢钱男子进行调查时,又接到另外一名的哥报案,说被人抢了5元钱。一指认,正是试图抢刘师傅的这个男子干的。警方同时发现,这个抢钱男子之前就曾因抢某的哥20元坐牢,今年8月才刑满释放。

  该男子叫张刚,37岁。根据其行为和供述,警方分析出其抢劫目标锁定在出租车,一般晚上出来作案,且每次只抢5元、10元,从不超过20元。

  为何只抢劫5至20元?张刚是心理有问题,还是另有计划?“在审讯过程中,张刚精神、心理状态均正常。”民警告诉记者,张刚还有些自作聪明,声称不是抢钱,而是向出租车驾驶员借钱。据其交待自己根本没有枪,只是用手势装成枪来吓唬人,根本不能算是抢劫。“他认为抢劫金额少容易得手,而抢出租车安全性要高些,被抢的驾驶员大多会舍财求平安,一般不会报警。”民警分析,张刚就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作案,以为可以逃脱法律制裁。

  张刚虽未持枪,但因其有持枪动作及语言威胁,又以获得钱财为目的,其行为已涉嫌抢劫。

  警方提醒

  抢多抢少 都要报警

  出租车驾驶员夜间行车,尽量将乘客安排在后座位上。遇到类似抢劫人员时,一定要保持镇定,记住对方体貌等明显特征,找准时机报警。在被抢后,即便是被抢金额很少,也要及时报警,以免纵容不法分子。

  锦公宣 记者 田莉

昨晚9点过,在成都新华医院急诊室里,35岁的陈玉兴头缠纱布,满身伤痕,一脸丧气地躺在病床上。1个小时前,晚饭后的陈玉兴在槐树店街附近的铁路边散步时,突然被一群人围上来打了一顿。而被打的原因,竟是因为有人怀疑他是劫匪。

  陈玉兴是简阳人,在成都打工多年,每天晚上下班吃饭后,他都喜欢在住处附近的铁路边上散步。昨晚8点过,陈玉兴照例来到铁路边上,此时天色已晚,陈玉兴注意到前方几十米远处,还有一名男子也在沿着铁路慢慢走着。陈玉兴没多想,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几百米远。这时,突然有几人手拿着棍子跑上铁轨,他前面的那人也转过身来,跟这些人一起朝他冲过来。还没等陈玉兴反应过来,几人上来就暴打他,还边打边说:“你这个棒老二,想抢我吗?”陈玉兴大喊冤枉,但又无力还手。一顿暴打后,几个人离开了现场。闻讯而来的群众赶紧拨打了110和120。

  陈玉兴被送往新华医院接受治疗,头被打得鲜血直流,身上有多处伤痕,好在并无大碍。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本报讯 (记者 张畅) 身为市公安局干部,竟知法犯法,非法持有弹药。1月4日,原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毒品检测鉴定中心主任张某,被沙坪坝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打靶后将子弹带回家

  据悉,今年54岁的张某,曾先后担任巴县公安局西彭派出所(1997年后改为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西彭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毒品检测鉴定中心主任。张某在西彭派出所担任领导期间,因组织民警打靶,领取过“64”式手枪子弹。之后,他将部分子弹带回自己的家中。去年8月8日,市公安局民警在他位于渝北区黄金堡城市花园的家中进行搜查时,从其二楼主卧室的床头柜抽屉内,查获“64”式手枪子弹101发。

  律师辩护属私藏弹药

  经鉴定,被查获的这101发枪弹都是制式“64”式7.26毫米手枪弹,全部结构完好,都能发射。张某被检察院指控非法持有弹药。而在庭审过程中,张某的辩护律师则提出,由于张某配发有专用持枪证,属于合法配枪配弹未交出。因此,他所犯的应该是私藏弹药罪,而不是非法持有弹药罪。

  最终获刑三年

  针对张某律师的辩护意见,沙坪坝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属私藏弹药罪的辩护意见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不符。

  虽然张某配备专用持枪证,但在2001年工作调整之后,该配备、配置枪弹的条件已消失,并且张某持有的枪弹并非是因工作配有或配置的。因此,张某在配置、配备枪支弹药的条件已经消除的情况下,仍非法持有“64式”手枪子弹101发,其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持有弹药罪。法院认为检方三到五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适当,考虑到他认罪态度较好,法院最后对他作出有期徒刑三年的判决。

在女友提出分手后,杨海峰将对方杀死并自杀,不料自己却被同事救活。昨天上午,市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海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41岁的辽宁铁岭人杨海峰,与女子刘某恋爱了一个多月后,对方向他提出分手。杨海峰无法接受女友即将离开自己的现实,于是决定和女友一起殉情。去年6月12日上午10点多,杨海峰在自己任职的公司里杀死了刘某,随后自杀。“我爱她,她死了我也要陪着”,杨海峰在杀死了女友之后,又朝自己的肚子扎了四五刀,并朝自己的脖子扎了三四刀。此后,单位职工把杨海峰、刘某送往医院抢救,刘某抢救无效死亡,杨海峰被抢救了过来。

杨海峰回忆说,此前他曾几次求刘某别离开他,但是刘某铁了心要和他分手。“在一个多月里,她花了我5000多元钱”,杨海峰供述说,分手后他向刘某提出过还钱的事,但刘某坚持不还,他越想越生气,便产生报复刘某的想法。去年6月11日,杨海峰听说刘某与单位结完工资后准备回老家,便冒出一个念头,这回要不弄死刘某,以后就没机会了。第二天上午10点多,杨海峰从宿舍拿了两把水果刀放在裤兜里,打算一把刀用来扎死刘某,另一把刀用来自杀。他在单位找到刘某,问刘某是否有话和他说,刘某不理他。“你真行,这个时候你连对不起都不说,真有种,你以为我真不敢扎啊!”面对杨海峰的威胁,刘某仍旧满不在乎地玩手机。于是,气愤至极的杨海峰举起尖刀杀死了刘某。

  [ 新车上市] 近日,我们从斯柯达(上海车展)官方获悉,2018款柯迪亚克车型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了7款车型,其指导价区间仍为18.98-26.98万元。新车主要对2017款车型的配置进行了调整,并新增了一款TSI330 5座两驱豪华优享版。关于新车的详细售价,请见下表:

2018款柯迪亚克指导售价
车型 售价(万元)
TSI330 5座两驱标准版 18.98
TSI330 5座两驱舒适版 20.98
TSI330 5座两驱豪华版 21.98
TSI330 5座两驱豪华优享版(新增) 22.53
TSI330 7座两驱豪华优享版 22.98
TSI330 7座两驱豪华科技版 24.98
TSI380 7座四驱旗舰版 26.98

『配图为2017款TSI330 5座两驱豪华版』

  2018款柯迪亚克主要在配置方面进行了调整,其中TSI330 5座两驱舒适版、TSI330 5座两驱豪华版、TSI330 5座两驱豪华优享版、TSI330 7座两驱豪华优享版配备全新的9寸中控显示屏,不过CarPlay等手机互联功能并没有得到保留。此外,8向电动调节/4向腰部支撑副驾驶座椅从TSI330 5座两驱豪华优享版开始也得以配备。

『配图为2017款TSI330 5座两驱豪华版』

  动力方面,2018款柯迪亚克继续搭载1.8T/2.0T+7速湿式双离合变速箱的两种动力总成,其最大功率分别为180马力和220马力。同时2.0T车型还会配备四驱系统,满足更多人的需求(文/ 李长宁)